010 - 5166 3258

010 - 5166 3259

返回新闻中心

丝路远行 税收功课要跟上

2021-03-01 21:44 人浏览 作者:购彩计划

  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强力助推下,我国企业甚至个人掀起了新一轮“走出去”热潮。与在国内做生意不同,跨国投资、经营,面临不同国家的税收管辖,如何避免被双重征税、如何解决国际税收争议、如何实现税收利益最大化等问题,是“走出去”企业面临的巨大挑战。税务专家提醒,“走出去”要想走得稳走得远,至少需要做好三方面的税收功课。

  5月18日~22日,各地税务部门通过政府网站在线访谈、“一带一路”税收政策宣讲、走访“走出去”企业、发放《税收协定服务手册》、税企座谈等多种形式宣传税收协定。5月18日,在古代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起点泉州市,福建省国税局、地税局联合召开“服务海丝核心区,一带一路税收行”主题新闻通报会及税收政策宣讲会,推出了全面落实税收协定、提供涉税纠纷双边磋商等十项服务“走出去”企业的税收措施。5月21日,国家税务总局国际税务司在中国政府网举办主题为“税收协定助力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在线访谈,将整个宣传周活动推向了高潮。

  为什么要在全国大规模开展“税收协定宣传周”活动?因为在“走出去”的热潮中,不少企业和个人对税收协定存在认识误区,没有学好用好税收协定,产生了很多税务风险。

  随着“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强力推进,福建被列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核心区。记者从福建税务部门了解到,经初步调查统计,福建目前有“走出去”企业693家,业务遍及全球82个国家和地区。第一季度,福建省对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实际投资新增13个项目,实际投资11.08亿美元,同比增长24.5倍。

  福建省国税局国际税收管理处处长吴桀云介绍,福建省民营经济较为发达,福建籍华侨华人遍布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因此“走出去”的除了大型企业外,还有中小型企业甚至个人。大型企业规模大、实力强,“走出去”前对税收协定和投资国的税制会做一些了解和安排,而中小型企业和个人“走出去”很少事先考虑税收因素,不知道主动运用税收协定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们听说已有企业在投资国发生了税收争议,但到目前,我们还没有接到要求进行税收磋商的申请。”吴桀云说。

  什么是税收协定?国家税务总局国际税务司副司长王文钦介绍,税收协定是两个以上主权国家或税收管辖区,为了协调相互之间的税收管辖关系和处理有关税务问题,通过谈判缔结的书面协议。签署税收协定主要是为了避免对企业所得重复征税,避免税收因素对国家间经济交往形成障碍。因此,税收协定被“走出去”企业称为“护身符”。目前,我国已经与99个国家签订了避免双重征税的协定,加上内地与香港、澳门签署的税收安排,共有101个协定和安排,覆盖范围较为广泛。就协定规模来看,我国仅次于英国。“遗憾的是,一些中国企业由于不了解税收协定,走出去过程中出现了不少税务风险,阻碍了走出去的步伐。”王文钦表示。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朱青介绍,税收协定是一种简称,全称通常是“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是国与国之间对所得或者财产如何避免双重征税,以及防止偷漏税等内容达成的协议,属于国际法的范畴。各个国家都有税收法律,但国际税收协定是国际法,国际法高于国内法。所以“走出去”企业如果到没有和我国签订协定的国家去,就按照对方的国内法来征税;如果走到与中国签订税收协定的国家,就要按照税收协定执行。税收协定主要针对的是所得税,个别国家,比如德国,协定中还涉及对资本课税、财产课税,但是增值税、营业税等间接税,协定都不涉及。

  王文钦介绍,归纳起来,税收协定给“走出去”企业提供的好处包括以下几方面:

  一是消除双重征税,降低“走出去”企业的整体税收成本。消除双重征税是税收协定的基本目的和重要内容之一。

  二是为“走出去”企业提供税收确定性,降低跨国经营税收风险。国际通例,税收协定高于国内法,不受东道国国内税法变动的影响,所以基本上能够为“走出去”企业提供比较确定的税收环境。另外,企业还可以申请谈签双边预约定价安排,锁定关联交易税收风险。

  三是可以降低“走出去”企业在东道国的税负,提高竞争力。税收协定税率往往低于东道国的国内法税率。以俄罗斯为例,俄罗斯国内法对利息、特许权使用费的标准预提所得税率均为20%,根据中俄最新签订的协议,利息的预提所得税率为0,特许权使用费的预提所得税率为6%。

  四是企业和东道国税务当局发生税务争议时,可以向我国税务部门申请,启动相互协商程序,由国家税务总局与东道国税务主管当局,谈判解决存在争议的问题。

  近些年来,涌现出了不少“走出去”企业应用税收协定保护合法税收权益的成功案例,有很强的借鉴价值。

  2014年,某“走出去”企业向我国税务部门反映,其在向H国子公司出租设备取得租赁费时,H国按其国内法税率征了税,没有执行中国和H国税收协定特许权使用费条款规定的限制税率,涉及税款2000万美元。经我国税务部门与H国税务主管当局协商,H国税务主管当局同意执行税收协定限制税率,但按国内法采用“先征后退”的方式。我国税务部门进一步建议此类所得直接适用限制税率,而不应先征后退,双方最终达成一致。

  税收协定的股息、利息、特许权使用费(设备租赁费)条款通常以设定限制税率的方式来限制东道国的征税权。税收协定的正文通常不会规定如何执行这些限制税率,东道国按照国内法的有关规定来执行,有些国家是“先征后退”,有些国家则是在纳税人自行申报时直接适用限制税率。近年来在谈签新的税收协定或修订旧的税收协定时,国家税务总局通常会争取在议定书中明确“直接适用限制税率而不是先征后退”,从而减少“走出去”企业的资金占用,降低纳税成本。

  国家税务总局2013年制定了《税收协定相互协商程序实施办法》。如果中国居民(国民)认为,缔约对方所采取的措施,已经或将会导致不符合税收协定所规定的征税行为,可以向省级税务部门提出申请,请求国家税务总局与缔约对方主管当局通过相互协商程序解决有关问题。

  “我们公司在海外搞了很多项目,在一些国家遇到这样的问题:这些国家给予我们减免税优惠政策,虽然中国与这些国家已经签署税收协定,但没有规定税收饶让,导致我们实际不能享受到税收优惠。”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有限公司总会计师黄秋斌说。

  在福建省国税局、地税局联合举行的税收政策宣讲会上,“走出去”企业反映了很多在投资所在国遇到的税收问题,很多问题是他们“走出去”时没有预想到的。黄秋斌反映的没有税收饶让的问题,就是很多企业会遇到的典型问题。

  有的企业反映,当初决定到一个国家投资、经营,一定程度上是冲着当地优厚的税收优惠去的,后来才发现,由于中国与该国没有税收协定,或者虽然有税收协定,但没有规定税收饶让条款,导致企业实际无法享受到所得税方面的优惠。

  有关专家介绍,所谓税收饶让,就是不同国家间通过税收协定或者议定书明确,一国给予对方国家企业的税收优惠,另一国予以承认,在投资所得拿回国内缴税时,减免的税款视同已缴纳的税款,允许抵扣,从而使税收优惠发挥激励作用。

  福建省国税局林国镜总会计师介绍,企业“走出去”,税收是影响企业成本和收益的重要因素。福建省国税局的调查发现,由于各国税制不同,“走出去”企业普遍面临以下难题:一是“走出去”企业不能及时、全面、准确掌握投资所在国的税制,承担了额外的税负,或因不正确申报而遭到东道国的税收检查与处罚。二是“走出去”企业的前期准备不足。有些企业在“走出去”前未充分了解投资东道国税收法律制度和我国与其签订的双边税收协定,承担了不合理的税负。三是缺乏维护税收权益的意识。有些“走出去”企业在生产经营中不熟悉、不适应东道国的税收征管,受到个别东道国当局不规范、不透明执法的侵害,甚至遭受不合理、不合法、不公正的税收歧视或有悖于税收协定的征税时,缺乏主动寻求我国税务部门协助维护其税收权益的意识,因此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中国武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辉芳介绍,中国武夷自2005年以来,承揽了50多项国际工程项目,合同总额80多亿元,国际工程承包业务涵盖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早在2012年,中国武夷就被商务部推荐为中国50家“走出去最具创新力的公司”之一。“走出去这么多年,涉及的国家很多,但我们没有发生大的税务风险。一方面得益于税务部门的帮助,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非常重视对投资所在国税制的了解和研究,做了很多税收功课。为了妥善处理跨国投资、经营产生的税收问题,在国内我们聘请税务师事务所提供服务,在投资所在地也聘请了专业的税务机构。”周辉芳说。

  从国家税务总局层面看,国家税务总局提出依托税务总局网站于2015年6月底前建立“一带一路”税收服务网页,并从第四季度开始,分国别发布“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税收指南,介绍有关国家税收政策,提示对外投资税收风险。到时企业可以从税务总局网站了解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税收政策。

  从地方层面看,一些税务部门为了助力企业“走出去”,已经开展了大量工作。比如,福建省税务部门按照国家税务总局的要求,已着手建设国别税收信息中心,积极开展对口国家税收信息收集、分析和研究工作,预计于2015年7月底前完成国别信息中心建设相关工作。依托福建省国税局门户网站,建立“一带一路”政策及信息专栏,介绍有关国家税收政策,提示对外投资税收风险。

  记者从福建省国税局、地税局联合编制的《税收服务“一带一路”宣传手册》上看到,已有福建省企业境外投资的主要国家和地区相关税收法规的介绍,包括美国、印度尼西亚、越南、俄罗斯等16个国家和地区。其他地方的税务部门也编制很多材料,企业可以到税务部门索取。

  “我公司是从事机械制造的企业,企业不大,最近收购了德国一家老牌公司;另外,我们拿一些比较过时的机器设备到印度开办合资企业,技术我们负责,一些核心零部件我们提供,销售由合作方负责。这两件事在国外如何进行税收处理还算清楚,但是我们不知道在国内是否需要纳税?该如何纳税?”泉工股份公司负责人在政策宣讲会上提出。

  该负责人的提问其实反映出不少“走出去”企业在税收上存在一个认识误区,就是认为“走出去”投资、经营与国内税收关系不大,没有提前做好功课。“走出去”后才发现,其实和国内税收关系紧密,如果不做好国内国际税收的对接,就会面临很大的税收风险。

  福建省国税局有关人士介绍,“走出去”企业做好国内国际税收对接,主要涉及以下方面:境外投资企业和对外承包工程货物出口的退税问题;“走出去”企业境外所得税收抵免的问题;境内企业和境外子公司间关联交易的管理问题等等。

  企业境外所得税收抵免是“走出去”企业普遍会遇到的问题。“走出去” 企业可能面临同一笔收入在中国和收入来源国被双重征税的风险,这会增加集团的整体税负。双边税收协定中对征税权的划分可以部分解决双重征税的问题。另一方面,根据中国企业所得税法,中国居民企业收到来源于境外的收入,在境外缴纳的所得税可在中国应纳税额中抵免。“走出去”企业应特别关注可能导致境外缴纳的所得税不能在中国抵免的情况。实践中,中国居民企业经常由于以下原因导致不可获得境外所得税抵免:在境外已缴纳税款,但未取得相关缴税凭证;在境外属于错缴或错征的所得税税款;按照税收协定规定不应征收的境外所得税税款,又未向中国税务部门寻求通过税收协定中的相互协商条款解决争议;存在多层投资架构的情况下,最下层的境外子公司是第三层以外的子公司,不可适用间接抵免。

  福建省国税局有关人士介绍,为了支持企业“走出去”,我国制订了一些税收优惠政策,比如,境外投资企业和对外承包工程出口的货物,可以享受出口退税;对境外建筑工程暂免征收营业税;境外中资企业可以申请居民企业待遇等等,也是企业在国内国际税收对接中需要重视的问题。

  做好国内国际税收的对接不仅要懂国内税法,还要了解国际税收规则和投资所在国的税制,对“走出去”企业是不小的挑战。一方面需要企业自己培养这方面的人才,另一方面也要善于借助外力,用好税务部门的服务。国家税务总局提出的10项服务措施中,就包括深化对外投资税收宣传辅导,根据不同国家税收政策和投资风险特点,为“走出去”企业开展对外投资税收政策专题宣讲;设立12366纳税服务热线专席,加强对专岗人员培训,解答“走出去”企业的政策咨询,回应服务诉求。


购彩计划